《少年幸之旅·牧野大战》(长篇小说)_太阳城娱乐_太阳城赌城_澳门太阳城网站

《少年幸之旅·牧野大战》(长篇小说)

(2017-11-09 13:51)

《少年幸之旅·牧野大战》(全2册) 陶林 著  

  基本信息:

  书名:少年幸之旅·牧野大战

       作者:陶林

       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       出版时间:2017年9月第1版

       ISBN:978-7-5399-8102-4

       定价:65.00元(全2册) 

  内容简介:

  《少年幸之旅》第一部《牧野大战篇》描写了殷商时代商周之际,周人逐步崛起,通过励精图治,战胜殷商,夺取天下的历史历程,并在这一历史背景下,开启神奇少年幸的成长之旅,埋伏未来八千年争端的若干线索。一部正写殷周之际惊心动魄的历史。

       书评:

神奇少年的历史之旅

  坐在宇宙的峰顶,星河鸟瞰,时空往来,有无澄明,谁能知我?谁能与共?浮一大白,沧冥一笑,我自深情,且咏且歌。

  《少年幸之旅》就是这样的歌咏,奇异的时空折叠,绵迭出中华史的灿烂。新近出版的《牧野之战》,作为《少年幸之旅》九部书系列第一部,拉开了这部卷帙浩繁想象瑰奇科幻架构的历史长卷的序幕:

  十九世纪末,荷兰殖民者攻破南洋婆罗洲(现称加里曼丹岛)上的兰芳共和国——该国是海外华人所创立的一个共和国,已历百年,其缔造者之一阿幸翁石有幸,带着兰芳遗孤,怒海孤舟,在荷兰人的追击中得以北还中国。归航中,他给孩子们讲述自己三千年的华夏之旅。

  三千年前的少年幸,是白鹿原上白鹿部族收养的一个放羊娃。他不知何人所生,也不知从何而来,在野地中成长,有类于“狼孩”、“豹娃”,通百兽言,却不晓人语。一个神异的黑衣人花了七天,教会他说话与数数等融入人群之中的基本沟通之道。作为交换,黑衣人带走了牧羊娃的“死亡”,随后隐匿不见。正因为这诡异的一遇,少年幸得以摆脱与禽兽、牲畜为伍的原始生活,进入到波澜诡谲的文明生活。幸神奇地摧折一切降身的险难,始终长生不死。在这部书中,幸被掳掠争夺,卷入到商周鼎革的历史大战之中……

  历史照亮历史,这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历史书写,以中华史为主轴,以人类文明史为背景,综合了政治史、战争史、仪礼史、器物史、科技史、艺术史等多方面知识,依赖清华简等最新历史发现,以丰富的历史情景和鲜活的历史人物,展现中华文明的命运与抉择、博大与恢弘。商周交替,是中华文明的拐点,青铜文明转向黑铁文明,农业文明战胜商业游牧文明,奠基了三千年文明的基本格局。《牧野之战》抓住文明转变的枢机,突出了从周文王姬昌到周公姬旦对周文明的塑形,描绘了“郁郁乎文哉”周文明的灿烂肌理。在商、周、崇(夏之后裔)、有熊部落(楚之先族)、蜀、羌、吴、诸蛮夷等中华文明的始祖们的分合争斗中,厘清多脉一流的文明基因。

  在书中,作者精雕细刻了殷商东征、龙伯铸金、羑里演易、周宴吟诗、孟津会盟、鹿台争鼎、以拉谷之战等场景,将我们颇为陌生的历史知识化为纤毛毕现的艺术形象。在具体的历史情景中,塑造了帝辛(纣王)、苏妲己、姬昌、姬旦、姬发、姜子牙、崇侯虎、伊颂等令人信服的历史人物形象。因为作者对历史人物的复杂性也有较深的挖掘,因而能够写出圆形人物,这些人物形象丰满,别开生面,又与我们印象之中的脸谱化形象十分不同:

  商纣王的刚愎、沉沦与任性,但也聪明果断,不失为殚精竭虑谋划事业的王者;姬昌的弘毅、坚韧与智慧,又老谋深算,城府极深;姬发坦诚、勇猛,性格中藏着的优柔寡断,这些立体性格一一如现。作为全书最为着力刻画的人物周公姬旦,是我们貌似知之却又知之甚少的历史人物,也是周国的灵魂人物。在书中,他号称掌握着奇异的梦师之术,出入梦境、来去自如;更是腹有韬略,外交内政纵横裨阖,忠于家国,担当果敢,精进善成,临危沉勇,又有诗书之华,其但也有阴沉狠戾、过于自负的一面,对父命封登周公之位的少年幸必欲除之,让人敬畏交加。特别是那出入梦境趣笔,颇有点“盗梦空间”的梗。

  周公的对立者或者补充者,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第一告密者——崇侯虎。他为了复兴大夏祖业,也是机关算尽,貌似节节败退、山穷水尽,却竟能出人意外地“剧情反转”,不到最后一章,你根本猜不到其结局如何。显而易见,这里作者又充分调用了推理小说的技法,一叶障目,神龙出没,伏线千里,十分烧脑。

  相比之下,作为主线的少年幸在《牧野之战》中,虽还是懵懂混沌,但经历,其既结构故事,又增添传奇,也在一次次历史机缘中冶炼了博大的心智。作为他的师父,山戎族的奴隶龙伯,又让我们看到作者对于历史“小人物”、沉默的大多数的关注与思索。

  这又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,回归了小说的应有之意,是通篇让人读起来欲罢不能的好故事。小说充分利用了网络文学、通俗文学类型小说创作的成功模式:既有人工智能、平行时空等新热点,也有夸克战士、星宿斗士、龙族、星球大战、末日浩劫等的老梗新做,整合创新科幻、架空小说的宏大架构,发挥武侠、玄幻、穿越、谍战、战争、推理小说情节紧张刺激、人物命运瞬息万变的特色,再加上作者多年严肃文学创作的写实功力,及其对科技前沿的持续跟踪和敏锐洞察,屏除了网络小说芜杂舛误生硬的缺陷,用网络文学的酒瓶来装严肃文学的酒,确是做到了“历史与科幻的完美结合,想象与知识的双重启迪”。

  这又是一本致敬人类致敬文明致敬中华的深情之书。这深情流淌在对人类文明肇始者的追念中,在周文王、周武王、帝辛、大卫等身上激荡的人类文明生生不息的宏大动力。这深情回响在“逝将去女,适彼乐土”的古歌,这首歌从《诗经》时代一直唱到兰芳共和国,与中华文明伴行,薪火相传着追寻自由与美好生活的意志。这深情涌起在不惧危难挑战命运的激昂慷慨里,白鹿公主、崇侯虎的坚韧复国虽然失败,却失败得有尊严虽败犹荣;周族几代人艰难困苦屡踣屡起,终成天下之业。这深情是对中华的国族认同和人类未来的坚信,是永生的中华文明的归航与反求诸己,是号呼反己忧患天下“究天人之际”的天问。

  当然,最惹人兴趣的还属作者刻意半隐半现的科幻部分:白鹿部落收留的牧羊少年幸,崇侯灭白鹿部后收为奴,改名崇幸,在羑里狱中遇到姬昌,姬昌认其为义子,又名姬幸;三千年后,他是兰芳共和国的缔造者南洋漂流者石有幸;八千年后,他将是地球文明的拯救者——“婞”。白鹿山谷出现的黑衣人,是否是未来的他自己,一个从未来而来的超级人工智能之子。某种原因,迫使他从未来折返,与过去的自己相遇,促成他从仅仅记录收集地球往事地球文明的“源素码”的命运中脱逸。 

  幸是不能对历史进程做任何干预的,但置身于历史中,他又岂能不因之而变,他也终究成为改变历史的人。这其实又是历史叙事的一个隐喻,历史的进程是已然的,历史叙事是不能改变历史进程的。但如我们所见的历史被一次又一次叙述,历史在叙事中多变。细想极恐,历史叙事是不是已经改变了历史。历史在一次又一次的改变中,薛定谔的箱子一次次开启,那种量子式的不确定性会不会导致历史已然改变——这是一系列极度烧脑的“设定”,作者让我们管窥其斑,应该需要在九部书的大框架下之下,才能完成这令人充满期待的“幸之旅”,一次心灵和想象的无限遨游……

  最后细细一想,我又忍不住抚掌大笑。这只是一部小说而已,居然让我这样理性的评论者也纠结起来了,点赞一下。书写历史和未来,在古代属于“春秋大义”。自司马迁开始,每一个历史叙述者都应该顾念苍生者,善念既生,过去与未来的苍生也许已终得福祉,少年幸之旅,便是一次象征追逐幸福与美好的人类之旅吧!(来源:青年读书;文:孙曙)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