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回不去的过去》(散文随笔集)_太阳城娱乐_太阳城赌城_澳门太阳城网站

《回不去的过去》(散文随笔集)

(2017-08-25 17:14)

 

  书   名:回不到的过去       

  作   者:姚正安

  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  上市时间:2017年3月

  ISBN:978-7-5594-0059-8

  定   价:28.00元    

啼早如春

--散文随笔集《回不去的过去》后记

姚正安

  丙申腊月一日,与几好友相聚于省城,席间,偶遇省画院一位画家。彼此互通姓名籍贯,竟是老乡。又谈及年龄属相,男人之间没有那种多禁忌,投机者往往无话不谈,无所不及。对方知道我属鸡,大喜,说,您长我一轮,明年是我俩的本命年(又称属相年),并主动提出,为我画一只梅鸡图。我当然非常高兴。

  我曾观赏陈大羽先生的梅鸡图,构图甚简,一丛梅花下一只健壮的公鸡,题“酣歌黎明大地春”。陈公时年八十又八。

  回家一想,如果一幅画中光溜溜的一只公鸡,似乎太单调了,还应该写点什么?

  中国画自宋代以降,一直注重是诗(文)、书、画、印一体,这是中国画的特质。也就是说,一幅画除了落款,还有一首诗,或者一段文字,以表明作者的创作意图,引导观者领会作品的意境,激起共鸣。郑板桥于《竹石》画中题诗一首: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又在《客舍新晴》上题写一段文字:客舍新晴,晨起看竹,露浮叶上,日在梢头,胸中勃勃,遂有画意,其实胸中之竹,并不是眼中之竹也。因而,磨墨媕娿纸运笔,又是一格,其实手中之竹,又不是意中之竹也。步步变相,莫可端倪,其天机流露,有莫如其然而然者,独画云乎哉?

  《竹石》上的一首诗,其意是非常明了的。《客舍新晴》上的题字用意就不那么简单,是郑板桥的创作体会,非三言两语能够道明。

  外行人说内行话,难免露馅,就此打住。

  有人会说:画面上题什么,是诗是文,理应由画家考虑,你操哪门子闲心。是的,题什么,抑或一字不题,画家自有谋划,但我想请画家表达我的想法。

  丁酉年,我步入六十周岁,退休之年。按照年龄段划分,这个年龄应该是老年。

  人生如四季。老年人没有了春季的燕歌莺舞,没有了夏季的热烈奔放,也没有了秋季的满满收获,余下的似乎只有寒风冰雪败枝残叶。故而,一些人一旦进入老年,便无精打彩,唉声叹气,缩手缩脚,俨然冰雪里的企鹅。还有一些老年人,以为一辈子苦下来了,应该歇息,什么也不想做,什么也做不了,大有等待末日来临之势。

  是的,老年相较于少年、青年、壮年,弱势很多,比如记忆衰退,精力不济,收入减少,但也不是一点优势没有,比如时间宽裕了,空间广阔了,限制更少了。只要“不逾矩”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做,什么地方都可以跑,什么活动都可以玩。

  问题是老年人不能自暴自弃,自怨自艾,要有小目标,小行动,还要追求小成果。老年人不可能演绎春之梦、夏之歌、秋之戏,但也能自编自导自演一首属于自己的心曲。

  著名作家、翻译家杨绛先生93岁出版随笔集《我们仨》、96岁出版哲理散文集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百岁之后,仍然读书写作不止。文字学家周有光先生104岁出版《朝闻道集》,集名来自孔子的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,“早上闻知大道,即使晚上死去都没有遗憾”。其对真理的追求自不逊于年青人。鬼才黄永玉,九十多岁了,整天叼个烟斗,或驾车或作文或绘画,疯疯癫癫,有滋有味地活着。他们的人生经历正应了一句话:“青春是一种能力,与年龄无关”。

  普通人当然不能与大家们相比,但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希望,亦有普通人可做的事儿。家父今年九十二岁,仍然种着二三分地的菜园,翻地、栽植、除草、治虫、收获,一年四季,周而复始,从不怠惰。他把年龄淡化在黑土绿叶间,而把快乐充实填进深深的年轮里。

  想到这里,我请画家在梅鸡图上题上“不畏秋冬寒 啼早如春时”。

  一只雄鸡从它发出第一声啼叫始,不管艳阳高照,还是风雨如晦,不管春日煦煦,还是朔风凛凛,每天必准时把一个崭新的拂晓送给每个梦中人,也许第二天它会被主人宰杀,也许第三天它会老去。

  谁也无法决定生老病死,但每个人都可以主宰自己的心态、观念和作为。

  雪莱说过:希望会使你年轻,因为希望和青春是同胞兄弟。

  站在新的起跑线上,我愿做一只啼早如春的公鸡。

  鸡年将至,谨以此文与同龄人共勉。

  权且作为即将付梓的文集《回不去的过去》后记。

  2017年1月23日于寓中

  2017年8月23日又改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